2014年05月21日

广州最大的室内旱冰场停业 70后80后告别集体回忆

  广州日报讯 (全媒体记者龙锟 摄影报道)广州喜欢溜旱冰的朋友,又告别了一个好去处。10月31日,在烈士陵园的迅捷溜冰场停业,这原本是现存于广州最大的室内旱冰场,经营十多年后最终散场,这让很多广州的70后、80后唏嘘不已,因为溜冰场是他们寄托青春回忆的地方。

  昨日上午,记者来到迅捷溜冰场,这里的大门紧闭,里面的部分溜冰设施还在。门口贴着一张烈士陵园的告示称:“租赁合同于2017年10月31日期满,根据公园相关景观改造要求,该场地于租赁期满后不再租赁。”

  占地1800平方米的迅捷溜冰场,是目前广州市区内仅有的标准旱冰场,曾经作为省定点考级场,也举办过广东省第三届体育大会轮滑项目比赛等专业赛事。它的停业,再次宣布了旱冰轮滑已不如往昔般风靡。

  上世纪80年代的广州,溜冰与音乐茶座、交谊舞、迪士高、国标舞、卡拉OK一样,是最时髦的娱乐方式。当时,广州的少年宫、文化公园、游泳馆均设了溜冰场,人潮涌动。而根据本报当时的记载,当时的农村青年,也把打谷场空出来,用作溜冰。

  近年来,大量溜冰场渐渐退出历史舞台,让步于商场、写字楼及电影院,迅捷溜冰场却是其中的一个例外,一直坚持运营至今。在很多滑轮爱好者心中,这是怀旧色彩最浓烈的溜冰场。

  迅捷溜冰场的怀旧色彩,更因设施老旧而凸显。常在此轮滑的顾客称,这里地面有缺口,服务态度也很一般。也有人反映,这里的轮滑鞋不经常洗,有股异味。

  但纵然这个溜冰场有万般缺点,消费者如何吐槽,但终有一个理由吸引他们再次光临:这里的消费很便宜,花上20元就能玩上一整天,而在广州其他一些线年从上一家接手迅捷溜冰场,10年间见证了溜冰场由盛转衰的过程。“2013年开始,经营就非常艰难了,人流上不去。”他说,溜冰场一直在亏本经营,一是因为确有很多老客户很支持,常来帮衬。第二是因为租约是五年签一次,他必须履行协议。

  在出现经营困境之时,陈先生也曾想办法改造:将本是露天的溜冰场封顶,并且进行全面的装修,设了五彩缤纷的灯光,安排了舒适的休息区,但效果并不明显。“这个行业整体不行了,很难做。”陈先生说,他不敢涨价,因为害怕“更没有人来玩了”。对于“告示”所说的“不再续租”,陈先生表示,因为这附近要进行改造,他也没有继续做下去的心思,所以就不再续租了。

  黄先生和妻子的初次约会就在迅捷溜冰场,“一个不会溜冰的男生,和会溜冰的女生一起,擦出火花是很容易的。”黄先生回忆说,他和妻子一起大汗淋漓,一起坐在一旁纳凉,然后看着一些孩子摔跟斗的滑稽样,那是很温馨的感觉。

  邓女士的感受则不同,当看到这则迅捷溜冰场的告示时,不理解的她发了一封信函给体育主管部门:孩子需要一个学习轮滑、练习轮滑的地方。

  “我家住在白云区,但是我年轻时每周要来滑两次。”邓女士说,迅捷溜冰场关门,自己很无奈,她不只惋惜自己的青春回忆,这还关乎她孩子的运动场所。

  在迅捷溜冰场,她的孩子学会了轮滑,不仅身体更强壮,自信心甚至整个精神面貌都变得更好。她的孩子代表广州市以及广东省参加了全国花样轮滑锦标赛以及香港邀请赛,更是拿到了国家二级运动员证书,同时还将参加今年11月顺德举行的2017年中国轮舞公开赛。

  邓女士很希望迅捷溜冰场可以开下去,这是她孩子的训练场地。“很多孩子都喜欢轮滑,但是都需要一个场所,一个安全的环境。”